有态度的新闻门户

看见 “未读”小红点,到底点不点?

2018-07-06 17:41栏目:南京
TAG:


  高考分数线出炉后不久,朋友圈里从上到下都是分数线。晚上,喜报和欢迎报考的信息,连绵不断。不时有个热点刷刷屏,已经是朋友圈的常态。
 
  一篇文章,看标题感觉不错,先收藏下来再说。不知不觉,收藏夹里标签做了十几个,至于收藏的文章,手指划酸了,还没见底。
 
  一场讲座听完,手机里多了几十张图片、好几条录音,以及一些新的微信好友和微信群——群里不时推送着信息、公众号和其他群。
 
  ……
 
  小小手机,像一个时刻在变大的信息仓库。
 
 
  对比信息的不断涌入,去库存却明显乏力。此时,拿起手机,我看到订阅号里有许多提示“未读”的小红点。它们,似乎在无声地呼唤:“点开看看。”
 
  你如何对待这些小红点?见一个点一个,偶尔读读它背后的文章?睡前大扫除,不把它们都消掉,就像当天任务没完成?视若无睹、爱点不点、任其堆积?
 
  不知道你们怎么做,我多数时候在睡前把它们一个个摁灭,当然很多文章最多扫一眼标题。我甚至憎恶小红点这个发明,谁设计出这么醒目的提示,唯恐用户视而不见。
 
  我厌倦朋友圈中看到同样的消息,但也许屏蔽掉90%的好友,才能告别被刷屏。
 
  我一度觉得收藏是个实用的功能,很快发现,有的信息收藏之后再也不会去看。
 
  我拍照、录音,便于过后查阅、使用,确实有些资料派上了用场,但真的很少。
 
  ……
 
  美国作家托夫勒1970年提出的“信息过载”,说的不就是今天的社会现实吗?
 
  为什么我们置身于信息的海洋?为什么早晨睁眼后第一件事是看手机,晚上睡觉前最后一件事是看手机?明明为了记录待办事项才打开手机,为什么还把微信、QQ都看了一遍?网上说到的原因,大抵是现在获取信息比过去容易,社交、娱乐的需要,人类获得信息后会产生一种快感、对“别人知道而我不知道”心存焦虑等等。
 
 
  我分析,对我来说,安全感是主要因素——这与职业有关。我做过报纸“网眼”版的编辑,这是一个报道、评论网络热点的版面,编辑最要紧的是找到称心的头条选题。经常,我上班路上就开始刷热点——微博、网站到处刷、循环刷,“洛阳亲友如相问,就说我在找选题”。当时,微博刚热,我们“网眼”版的编辑,哪个没有关注大量的微博账号?做调查记者的阶段,我又收藏了几十个地方热门论坛,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把它们都打开。专注特定报道领域后,我倒不用到处撒网,但也不能错过线索啊。于是,媒体账号、政务账号、关注领域的自媒体账号……订了超过200个公众号。见到这个数字,我也有点吃惊。
 
  坦白说,有些疲惫。更可怕的是,专注度、思考力在下降。
 
  有这种感觉的,绝非我一人。前一天还知道、储存的越来越多,但思考却越来越少,成为一种共同的体验。信息与焦虑、疲劳、迷失等词语搭配在一起。信息过载给人们生理、心理造成不适,得到关注——对于点开各种APP里的小红点是否属于强迫症,心理学家在媒体上认认真真地答疑。
 
  低头看手机的人,撞到车、丢了娃、掉进河……发生的事故或者事故太多。自然,不能全归罪于信息,但信息过载脱不了干系。然而,有多少信息是不能错过的?前几天,南京办了一个叫“关机12小时挑战”的活动,40组有孩子的家庭参加活动。当12小时结束,家长们领回手机,数了数错过的信息。王女士未读信息最多,一共有2800条微信。然后,她发现,有用的只有3条。
 
  有个日本人提出的“断舍离”曾经风靡。她针对生活空间,倡导丢掉对物品的执着,让内心从压力中解放。人们的信息空间呢?扔掉手机或者关闭网络,并不现实。但是,如果你已经感受到信息的“不能承受之重”,并且不像我一样从事与信息生产相关的工作,你不妨用点“断舍离”的手段清理信息内存。也许,你会因此寻回一些久违的美好。
 
  至于我,我想做些减法,收窄订阅面、退出关联度较低的群、养成“阅后即焚”的习惯。减少信息储备,更多地在需要的时候主动寻找,用深度替代广度。我还希望朋友圈更智能些——当一条信息已经出现,随后别人发布的相同信息会自动折叠或隐去。不知,这个功能会不会实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