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态度的新闻门户

南京艺术家做了个有意思的项目,“有梦的空房

2018-04-20 13:57栏目:南京
TAG:

  南京有几个年轻艺术家组了工作室叫“华茂一楼”,我们学院的高雷老师是其中的骨干,他们中有一个叫盛剑锋的,有一段时间经常往返在南京和马鞍山之间,开车的路途中看到一个路边的小宾馆叫“有梦宾馆”,就是那种当地农民盖的小楼改的,一般只有途经的长途卡车司机或者跑物流的,旅途劳顿或者遇到天气不好封路,大堵车耽搁了时间偶尔住一晚的那种地方。
 
 
  这样的旅馆一般城里的人不会住,这家小旅馆吸引艺术家的是它的名字:“有梦宾馆”。
 
  这个名字和这个城郊结合部简陋的小旅馆组合在一起,产生了一种非常奇特古怪的效果,非常梦幻又实际存在的地方。2015年3月的一天,“华茂一楼”的全体成员去这个“有梦宾馆”体验了一次,然后他们和老板谈好,他们包下这个旅店其中的一个房间一年。
 
  在这一年中,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向他们提出申请,到这个“有梦宾馆”的房间里免费住一晚,把房间提供给那些“有梦”的人。
 
  这一晚,住在这里的人随便做什么,睡觉、发呆、聊天、打牌或者和朋友聚会,可以是孤独的,也可以是群聚的,可以是喧闹的,也可以是安静的,唯一的要求,就是在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留下一件作品,一幅墙壁上的涂鸦,一封书信,或者一个字条等等。
 
  总之,他们想让这个原本没有任何意义的空房间里,留下一些不同人的痕迹。
 
  我估计那些满身疲惫和汗臭,累得倒头就睡的卡车司机们根本没空去琢磨什么“有梦宾馆”还是“无梦宾馆”,只要有个房间,有一张床,可以倒下睡下就行,因为明天还要赶路,因为远方对他们来说,只是里程和工作,全无诗意。
 
  但艺术家们,敏感地发现了其中的意味。
 
  他们开始在自媒体上发布消息,发放申请表格,等待人们参与。
 
 
  回南京探亲的居住在伦敦的艺术家蔡元知道了这个消息,很感兴趣,于是2015年4月4日,蔡元成了第一个入住者,在这里度过了一晚。
 
  我设想过很多曾经来到“有梦宾馆”这个空房间里的人,他们来到这个陌生的空房间,在这里坐卧不宁或者静静发呆,空空的房间把他们与曾经熟悉的生活隔开,远处是公路,每隔几分钟就有一辆汽车驶过,车轮飞驰的声音由远及近,然后从敞开的窗户扑进房间,又瞬间远去。
 
  在这个人生中平常的夜晚,你可以继续做你熟悉的事,抽烟、打电话、约人来聊天,打牌,吃火锅,将一个陌生的场景变成熟悉的生活,就像你人生中一个普通的夜晚。
 
  但是,你也可以短暂地离开熟悉的一切,在这个空空的房间里,面对自己。
 
  这时,你可能会想起一些事情,有些事情你平时不会去想,有一些人你以为早已忘记,在一辆车的车灯划过窗户,远去的声音又突然让你想起,再比如,你在这里写下一封信,给熟悉的,或者未知的人……
 
  那个夜晚也可以完全属于自己,属于自己的梦。
 
 
  我曾经希望每个人都在这个空房间的白墙上留下一句话,慢慢地,四面的墙壁会被不同的话语填满,最后,它们不再是四堵墙壁,而是可以阅读的人生。
 
  几个月前,我在台湾,走在台北的街上,突然下起了雨,我匆匆躲进了路边的一家书店,书店里有很多安静读书的人。在书店三楼,有一个空房间,房间的墙壁上写着很多的诗句、画着很多涂鸦的漫画,那些文字和涂鸦的画让这个空房间不再空寂,它们漂浮在墙壁上,像一些喃喃的低语,和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,好像人们在彼此轻声交谈。
 
  我看着墙上的那些字句,那些陌生的人在空间里留下的思想和情感的痕迹,它们爬满墙壁,曾经在这间房子里的人,却早已消失在窗外的茫茫人海。
 
  我们的身体就是一个空房间,我们不断成长的过程,就是不断在墙壁上写字,在房间里留下生活过的痕迹,留下我们曾经用过的、买过的东西的过程,慢慢地,这个房间里留下的东西越来越多,越来越杂乱,就像一个房间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声音,嘈杂而混乱。我们的人生有了越来越多的要求、欲望、目标,我们已经忘记了房间原来的样子。
 
  记得吗?它原来叫“有梦宾馆”。
 
  南怀瑾先生说,我们拥有的这个身体是“四大”(地、水、火、风四种元素,是世间万物和有情众生产生的基础)缘聚而成,这个身体是我们的灵魂在世间暂时寄居的地方,而不是我们灵魂的所属。
 
  每一个人的身体都可以被称做是一个我们暂时居住的“有梦宾馆”,只是,我们已经忘了它原来是一个空房间,一个可以有梦的空房间,而是将它当做了我们自己拥有的实在,把它当做我们的执着,在里面装满财富、荣耀、权力和永不满足的欲望,我们甚至希望永远拥有它们。但我们忘了,“四大”因缘聚而起,也会因缘尽而散,所谓“四大皆空”。
 
  当时间到了,我们都会离开这个房间,当我们离开的时候,我们什么都带不走。
 
  我们平时在红尘中被各种各样的念头和妄想所牵扯,心很难定下来,就像我们处在嘈杂的环境中,很多声音听不到,而当我们安静下来时,反而会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。
 
  就像我们走进那个“有梦宾馆”的空房间,邀请一群人打一晚上牌,闹腾一夜,我们不会在意窗外驰过的汽车和划过的车灯,而当我们一个人,静静地待在那个空房间里,我们会感受到被我们忽视的那些细微的感受。
 
  南京艺术家们的“有梦宾馆”艺术项目进行了一年后,他们做了“有梦宾馆”的2.0版,他们在网络Airbnb上发出信息,把“有梦宾馆”的入住地点放在了“华茂一楼”,并且将“有梦宾馆”做成了一个旅行箱,打开旅行箱,里面用串灯做了“有梦宾馆”四个字。“有梦宾馆”不再是一个现实的空间,它成了一个概念,这只旅行箱到达那里,停留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一个宾馆里,那里就是“有梦宾馆”了,这个2.0版“有梦宾馆”参加了南艺美术馆“不在现场”,欧洲伦敦华人艺术中心的“荒原”艺术展,还有香港“K11”举办的“第二自然”展。
 
  据说有很多人申请住一晚这个“有梦宾馆”。
 
  也许有一天,“有梦宾馆“的3.0或者4.0版本,连旅行箱也不要了。
 
  每个人的身体,都曾是一个空房间,里面很干净,只装着梦想和灵魂。